野三坡:大山褶皱里的精彩变迁

来源:河北日报

著名作家铁凝作品《哦,香雪》的原创地涞水县苟各庄村,挖掘香雪文化等独特元素,打造百里峡艺术小镇,成为“中国乡村旅游模范村”。记者 赵永辉摄

7月4日,来自北京的游客在涞水县野三坡景区香雪广场游览拍照。(资料图片) 记者 赵永辉摄

□记者 王晓东 林凤斌

        野三坡百里峡景区对面的苟各庄村,是作家铁凝创作小说《哦,香雪》的地方。小说透过一个叫香雪的小女孩,反映出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大山里人们对山外世界的向往。如今,在村里经营“彩色凉皮”生意的张家口人董玉军,并不知道旁边的房子里曾经有大作家在此写就成名作。村前拒马河畔的“香雪广场”上游人驻足,却鲜有人去看一看不远处的百里峡火车站——小说中的那个曾给大山带来“冲动”的“四等小站”。

        从靠一条铁路通往山外世界,到目前以高速公路为主的路网覆盖,八成以上游客自驾游,自1984年开发旅游至今,被铁凝称为“掩藏在大山那深深的褶皱里”的野三坡,精彩演绎了从贫穷到致富、从闭塞到开放的一系列变迁。

        打开“山门”

        现年60岁的下庄村董广水,1982年开了村里第一家小商店。如今,小商店已变成三层楼的“为民生活超市”。近日,老董给我们讲起对野三坡发展的切身感受:“那时候窗户都是麻纸糊的,老百姓一年收入不过70块钱。现在交通方便了,车多了,游人多了,房子越盖越漂亮,外面有的这里全有!”

        “1984年县里决定山区旅游开发时争议很大。”作为初创者之一,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耿德京亲历了景区发展的每一步。“当时,一种观点是这里旅游资源丰富,民风淳朴,大有前途;一种观点是除了京原铁路上两个小站,进山仅有一条土路,还要绕行易县紫荆关或北京十渡,没有旅游开发的必备条件。”县里常委会讨论时,一多半人沉默。

        “原来也没有‘野三坡’这个名字。”耿德京说,后来县里成立旅游开发总公司,县文化局副局长王宝义带人进山,举债建起43间石头房和一个大食堂,草创了旅游度假村。但直到此时,对“野三坡”的命名还有争议。“一种声音是:‘野’是对这里的侮辱!而另一种声音是:‘野’是登野山、观野景、住野舍、食野味,是特色!”

        以百里峡为代表的峡谷景区,以鱼谷洞为代表的溶洞景区,以龙门天关为代表的边关景区,以原始次生林为代表的百草畔景区……开发景区、完善基础设施,野三坡在争议声中奋力前行。“82峰峰峰奇特,72景景景壮观。”

        1986年7月,王宝义邀来北京媒体记者刊发了豆腐块大小一篇文章,野三坡的命运从此改变。耿德京回忆,仅一个星期时间,日游客接待量达到上万人。在北京永定门车站,开往野三坡的火车人满为患,铁路方面不得不每天增开三对专列,永定门车站增设5个“野三坡售票口”。

        野三坡一炮打响。1987年,“国内旅游开发试点”;1988年,“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资料显示,到2000年,野三坡年接待游客超过50万人次。宾馆、农家乐达300余家,经营农户年收入少则七八万元,多则一二十万元。

        二次创业

        拒马河是野三坡的风景线,更是野三坡的“魂”。但进入新世纪,沿线乱采乱挖、无序开发、私搭乱建等问题随之而来。近日,在景色优美的拒马河岸边,野三坡景区管理委员会主任马树起告诉记者:“面对发展中产生的问题,涞水县选择了向改革要出路,提出‘二次创业,再造辉煌’。”

        “首先是管理体制上的改革。2001年3月,涞水县成立野三坡景区管理委员会,代表县委、县政府对景区实行统一管理、统一运营、统一规划建设。”耿德京说,“工商、税务、林业、水利、质监等多个部门对景区集中授权,‘不请不到,有请必到’。景区一个窗口对外,这在全国都走在了前列。”

        “经营理念上也在创新。”耿德京告诉记者,“没有文化的景区就没有生命力。过去来野三坡只是游山玩水。‘二次创业’期间,景区建成了可容纳4000人的全省首家景区剧场,并深入挖掘地域文化,推出大型情景演出‘印象野三坡’,打响文化品牌。此外,还建成‘野三坡民族园’,推出少数民族特色风情活动,游客的参与性不断提高。”

        同时,上档升级基础设施。2001年4月,保野旅游路通车;5月,野三坡电力和通讯设施改造工程竣工……

        体制、理念的变革,再次创出“奇迹”:国家森林公园、世界地质公园、国家5A级旅游景区等一个个称号接踵而至,游客每年以30%的速度递增。

        走向全域旅游

        环境整洁、车辆停放有序,游客中心等配套设施齐全……近日,记者来到鱼谷洞景区,眼前的景象和多年前的混乱印象形成明显反差。鱼谷洞旅游有限公司经理耿炎指着宽阔整洁的景区广场告诉记者,“这得益于野三坡的资源整合。”

        2012年7月21日,一场百年一遇的洪水给景区带来了灾难。按照县委、县政府“灾后重建、聚焦旅游”的发展思路,野三坡再次选择了改革。

        2013年,涞水县成立国有独资的野三坡旅游投资有限公司和旅游发展有限公司,采用“成本收购法”,将承包出去的各景区资产经营权逐步收回,并有效整合景区内各种资产、资源,统一规划、开发、建设、管理、运营,景区管委会则只行使行政职能。“这同样走在了全国前列。”马树起说。

        拒马河国际休闲水岸、百里峡艺术小镇、“火秀”实景剧场……2016年,涞水县承办省首届旅发大会,野三坡仿佛一夜间横空出世一大批新景点、新业态,一下打出了“京西百渡休闲度假核心区”的响亮名号。

        全新的管理运营模式下,涞水县按照全域旅游理念,推动野三坡景区由三坡镇、九龙镇沿拒马河向赵各庄镇、龙门乡延伸拓展,景区面积由500平方公里扩大到700平方公里。

        苟各庄村东,一家名为“来成”的宾馆时尚大气、装修考究,门前停车场停着好几辆京牌车。“是火车把我带到这里,并扎下根。”老板李连成是北京房山人,1992年,他乘火车来野三坡游玩,没成想一下喜欢上这里,并在此立业成家。村党支部书记刘春城介绍说,现在村里有500多户、1600多人,400多家宾馆、农家院,外来经营户占到四分之一多。

        “2017年以来,分别举办了两届国际半程马拉松赛和国际民歌民乐艺术节,野三坡和世界的距离更近了。”耿德京说。